曳尾于涂

@霜天洗剑clwh
草稿流之天体海滩上的某大佬!
其实果着是因为我不会画风衣领这种事情我会说吗?
有一种懒惰叫作画完脸就觉得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

复习生理的间隙摸一个“妖王刚刚把小天尊从‘蛋’拿出来”的鱼,草图表达我的爱!

p2全图,像素永远很渣系列。


妖王和酱油组真是好一把蜜糖刀,捅得我连伤口都甜······


果然不学解剖一学期连人体结构都不会画了,我对不起解剖老师······

把雨哥和毛毛的草稿变成成稿了,然而渣像素加持之下仿佛我啥都没干······

2017啦,一定要从生理病理局解诊断里抽出身来好好爱莫毛。

新年整理,翻出了去年的旧图,手机的相机像素让我感受到了绝望······

总之找到旧图很开心,生日快乐to myself。

“一个月未见,你很惊讶吧,我没有死。”

读完《告白》系列之后最想画的画面,就是瑟爹对着莱戈拉斯说这句话的时候的眼神,想画到即使画技拙劣也要画出来的那种想。

咳,接下来干正事。

 @各种穿马路 

在人群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你一眼就能看到——或许他们衣着平凡,面容平淡,但他们的眼睛里有火焰和大海,像深沉的蔚蓝色里掺着跳动的红,或是澎湃的血红色里掺着静谧的蓝。

这两种颜色之间的关系既浅显,又复杂,一如那些藏在皮相之下的情愫和思想。

太太笔下的瑟莱常让我想起八年级里对人生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感叹,显然父子俩都不是平凡的人,他们简直就是个中翘楚:同样的高傲、自私和偏执,同样的柔情、博爱和坦然,哦,还有同样的美貌。

太太的瑟莱文,主题多变,风格多样,思维稳定。而在太太笔下的每一个人物,也因此生机勃勃(对,不是栩栩如生),他们的人格不仅跃然纸上,而且扒着屏幕跳起来大喊着“快夸我”,当然,高冷自负如瑟爹,不会大喊大叫,不过是用脑电波在传达着“你不夸我就等死吧”的指令。

《告白》大概是我看过最“瑟莱”,也最不“瑟莱”的瑟莱文。如果他们在这个由太太搭建的世界里,他们毫无疑问就是太太笔下的样子,这一点不容置疑;而他们(或许还有其他所有人)又不是他们,因为每一个字符都是太太——庄谐有度,充满情趣,绝顶可爱。

如同前面提到的“一些人”,想必太太也是其中翘楚,且是其中最有趣可爱的那一个。

我爱太太的文风,爱它的积极和阴郁,爱它的坦荡和别扭,爱它的跳脱和深沉,爱它的平和和讥诮,爱它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的使用。

令人高兴的是,一个人的文风之于其本人,如同法律规定的义务一样不能与每一个公民享有的权利相割裂。

如果我是个老练的诗人,我一定已经为太太谱一首莎翁式的赞歌了——可惜我不是,但好在我能遵循着尼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忠告,对太太说:

我爱马路太太!

我爱马路!!

我爱你!!!

最后,希望太太不嫌弃深井冰的我,接受我满满的爱意!

以上。




太太您还要我这样的宝贝儿吗?

草稿流小段子,有毒,不要当真23333


天狼星V:猜猜这个背影是谁?

陈月真的是中立奶V:从腰围可知是@ 西北望//@ 天狼星V:猜猜这个背影是谁?

@ 最美异装癖:这么伪娘的睫毛只有@西北望有噗蛤蛤蛤!!!//  @ 陈月真的是中立奶V:从腰围可知是@ 西北望V//@ 天狼星V:猜猜这个背影是谁?

@ 西北望V:@天璇影V右边是烟的小号,不用谢。//@ 最美异装癖:这么伪娘的睫毛只有@西北望有噗蛤蛤蛤!!!//  @ 陈月真的是中立奶V:从腰围可知是@ 西北望V//@ 天狼星V:猜猜这个背影是谁?

龙族同人,自己脑补的诺诺和零。

开个脑洞,做个练习!

一直想知道没有刘海的雨哥和没有马尾的毛毛是什么样子,于是直接动手了!

XD

 @薪九_大和守不安定 表白太太!傻龟脑补了一个小鸱吻!画得不好求轻喷······

看文的时候就觉得很心疼鸱吻小可爱,总会不自觉地想,在鸱吻的角还没那么嶙峋时候,会不会就是一个有点任性的小少年,不至于多么天真烂漫,但总是不会伤心的。

ps.从艳势番遇到太太开始,就一直想要鼓起勇气和太太表达我接收到的感动和爱,没想到几年下来,表达的能力越来越差,唯恐用尽千言万语,也不能好好地传达出自己的心情,总之一句话:太太!我是你的老缠粉儿啊!